1387683342.jpg
心,還是抽痛著;淚,似乎要奪眶而出。
一次又一次呼喊著那個名字──多季史。
那個為舞而執著的怨靈,
那個為失去記憶而茫然的孤獨舞者,
那個為茜拭淚的溫柔男子……

"為舞而生,因舞而死。"這就是多季史悲哀的一生……
 1387683325.jpg 

1387683326.jpg  
幼年時遭到生母遺棄,寄人籬下。
可他卻憑著個人的才貌而譽於京城,
成為京城首屈一指的年輕舞者。
穿起華麗的舞衣,戴上齊陵王的面具,
舉手投足間,莫不吸引人們的目光,使人迷醉……
但這一切卻遭到兄長們的嫉恨……

1387683332.jpg
一舞未畢,多季史就被所謂的親人所咒殺了。
雖然後來多季史的兄長們因咀咒的反噬作用而相繼死亡,
但多季史卻成為了怨靈……
失去所有記憶,整整十年的時間,
在平安京毫無目的的漫游著……
究竟是因為甚麼而在這停留,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。

1387683328.jpg 

1387683327.jpg  
偶然的一個下雨天,
在橋上擦身而過的兩人,不其然地同時回頭。
他扯下身上的雨衣,披上這個素未謀面的女子身上。
"會淋濕的。"然後悄然的離開。
一段注定沒有結果的戀情就此展開。是幸?抑或不幸?

1387683329.jpg
 "看來你迷路了呢,我也是。
若是兩人相伴的話,即使迷途,也不會感到害怕。"
茜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把自己的不安告訴一個只見過兩次的男人…
一個連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的人。
她只知道他是唯一一個稱呼她為"茜"
(←亂入:我靠,你當天真、詩紋還有小天狗是甚麼,他們也是叫你AKANE丫!),
而不是神子的人。
第一次有人對她說:"你是誰也沒關係,這一刻你在我身邊就夠了……"
1387683331.jpg 1387683330.jpg 

1387683336.jpg 1387683338.jpg 
但諷刺的是,第一次喜歡上的人
(←舞一夜內定男主丫!請各位暫時54八葉),
竟然是怨靈。還是這近十年新建的舞殿被火吞噬的元凶?
他接近她,是為了能踏上舞殿?
他對她的溫柔是假的?"龍神之神子,將吾帶上舞殿吧!"

他將她帶到舞台上,
但身邊的火光卻依舊灼熱的燃燒著。
其實,他不過是想把未完成的"齊陵王"跳完罷了,
他只是一個僅想用舞蹈來證明自己存在意義的人罷了……
"即使讓你跳完,你的心也是亂的,那些火焰,就是你的悲哀。"

1387683337.jpg
他痛苦的抱著頭跪坐著,
周圍的火光把整個舞殿照得通明,
但也顯出他的孤單和無助。
這時茜慢慢的靠近他,"龍神之神子,你要把吾消滅嗎?"
她搖搖頭:"我會一直留在你身邊的,季史。"
她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他的名字。
淚,即使被他拭去,還是不止的流下來。
"原來我只是希望別人溫柔的呼喊我的名字罷了。"

1387683339.jpg
"茜,看看我的舞蹈吧!但我不想以這污穢之身為你跳舞,所以淨化我吧。"
這一刻,彷彿又回到兩人初識的時候,
他溫柔的笑了。
終於,他把"齊陵王"跳完(←亂入:這裡我有不滿啦,為甚麼才只有那麼幾個鏡頭>口<)
他的夙願達成了,
不再留下任何遺憾的離開,
化作一點一點的光芒,消失在這平安京中……

1387683334.jpg 1387683324.jpg 


題外話:
因為是劇場版,早知道茜和多季史是沒可能在一起的了,
但還是喜歡來過happy ending啦~
看!遊戲版的結局多好,兩人在現代重遇了!!!

1387683341.jpg


十年前的友雅和永泉:
唉~果然每個人都有年輕的時候,
永泉的包子頭超可愛>///<
好想抱抱他喔~(←正太控?)
而友雅,
對不起……我不知道原來那是友雅,
不像嘛……很少看到他這麼正經的模樣……
1387683333.jpg


可愛的天狗:
被泰明收服的天狗,縮少了身體,樣子爆可愛~

1387683335.jpg


泰明的口頭禪:
終於都見識到泰明的經典對白:"無問題"了,劇場版一共出現了三次>v<泰明果然是有趣的人~笑~
1387683340.jpg

創作者介紹

聽風閣

司徒SZE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